主页 > U漂生活 >她大学毕业就投入器捐工作,15年来遭讽「秃鹰」却救回3千人 >

精选文章


随机推荐


她大学毕业就投入器捐工作,15年来遭讽「秃鹰」却救回3千人


2020-07-01


(中央社)
因劝募器官被家属、医护人员讽为「秃鹰」的社工管理师黄翠苹,不畏冷嘲热讽,15年来帮助近300人遗爱人间,至今已有超过3000名器捐受赠者受惠。

器官捐赠移植登录中心今天举办「105年优秀器官劝募人员表扬大会」,表扬13名来自全台各地默默付出的优秀器官劝募人员,高雄长庚医院社工管理师黄翠苹就是其中一人。

22岁大学一毕业就投入器官捐赠工作,至今已走过15个年头,黄翠苹说,早期没有安宁照护观念,认为能救就要救,让器官劝募难上加难,往往一开口就被对方以国骂回绝,就连医护人员都常暗讽「秃鹰来了」,曾令她心里感到受伤,但她不畏冷嘲热讽坚守岗位,直到近年安宁疗护、器捐观念渐渐普遍,被拒绝的情况才渐渐改善。

来自屏东三地门乡的27岁鲁凯族青年罗正龙,3年前返家途中发生严重车祸,姊姊巴秀珍在黄翠苹帮助下,决定替弟弟捐出器官,也北上分享家人器捐的心路历程。

巴秀珍说,弟弟生前曾透漏器捐意愿,意外发生后,她心想「可以帮助到人,有何不可?」,认为器捐是做善事,相信弟弟一定也会认同,便决定捐出弟弟器官,让他遗爱人间。

黄翠苹说,多数人对于器捐仍抱有负面印象,认为捐完会东缺一块、西缺一块,但事实上捐赠手术都由主治医师亲自执刀,也会比照外科手术细心缝回,若是捐眼球也会装回义眼,外观上完全看不出有何不同。

15年来,黄翠苹每年都促成15人成功捐赠,至今已有超过3000名器捐受赠者受惠,「器官劝募其实不是劝」黄翠苹说,家属都期待亲人即便过世,仍能够留下点什幺,因此劝募时只是抛出想法让生命多一条路走。


(中央社)24岁陈滢如罹糖尿病,常因低血糖昏倒,每天早上都叫不醒,「很可能一直睡下去就死了」,几乎天天送急诊。今年接受胰脏移植,「谢谢给我胰脏的人」,让她重获新生。

陈滢如高2那年确诊第一型糖尿病,常因血糖太高、酮酸中毒送医,22岁那年严重发病,只要心情不好就血糖低,眼前一片迷茫,常常无预警就昏倒。有一次骑车到一半突然眼前一濛,吓得她停在半路休息,也曾在上班第一天昏倒。

她每晚进入梦乡后,就要担心隔天早上会因低血糖醒不过来,她的爸妈必须时刻注意她的睡眠状况,「很怕我一直睡就睡到死了」,一叫不醒就要送医,曾连续2、3週,「每天醒来就发现自己在急诊室」。

今年7月陈滢如接受胰脏移植,腹部留了一段明显的长疤。陈滢如说,生病的身体是生命里重要的历程,没有悲观、绝望的权利,因为有无私的捐赠者捐了胰脏,让她有机会重获健康的身体,不用再担心一睡就醒不过来。

「疤痕虽然丑,但是一个重要的印记」,陈滢如说,如果没有大爱的捐赠者,不少像她一样的患者、患者家属还要继续在痛苦和迷惘中。也许现在还有很多人对器官捐赠有疑虑,但未来有机会,她也将把器官捐出,让器官代替她活在人间。

捐赠者代表张姓妇人的弟弟因心血管问题离世。张男生前曾有意愿签署器捐同意书,但当他脑死、躺在病床上长达几个月,家属面对器捐的决定,充满煎熬。

张女致词时声泪俱下的说,传统想法上认为器捐应该是人走了之后才需要决定,但当弟弟脑死后,医生询问她们有没有器捐的意愿,「当下觉得医生真的是很残酷的人」,她们一直拖了1、2个月才下定决心。想到弟弟才28岁,如果真的可以把器官捐出去可以帮助很多人。

她说,当弟弟进行器捐手术时,她真的很想说后悔了,真的很想把病床推回来,但想到受赠者,她和妈妈都忍住了这样的心情。最后弟弟的器官救了5个人。

张女说,后来接到受赠者的感谢卡片,字里行间让她卸下心中让弟弟器捐的自责。想到受赠者健康的活着,就像弟弟的心脏还在人世间的某个地方跳动。


(中央社)若竹有严重糖尿病及併发症,劳累年迈双亲让她自责,曾交代后事,希望「一睡不醒」。后接受妈妈活体肾脏及另一人的胰脏移植,「身体里有3个生命」更要好好珍惜。

受赠者若竹是第一型糖尿病患者,高中因读书压力大、每天吃很多、喝很多饮料,上课的时候短短50分钟就要跑2、3次厕所,且体重爆瘦。有一次在家昏倒,送医才知道罹患糖尿病,必须每天打胰岛素。

儘管要和疾病长期抗战,若竹乐观面对,「打针就像女生每个月月经来一样,没什幺好怕」,她还到欧洲旅游,「人生该疯的都疯了」。不过,血糖控制不稳让併发症上身,得长期洗肾或移植器官救命。

若竹说,一想到要洗肾就觉得人被压垮了,尤其想到年迈的爸妈受她拖累就很自责,当时情绪很低潮,甚至交代好后事,希望一睡不醒,一了百了。

有一天,若竹的妈妈看到已故毒物科名医林杰樑的书,书中谈到肾脏活体移植的成功机率很高。妈妈毅然而然决定捐肾给若竹,帮若竹脱离洗肾危机。

今年若竹又接受胰脏移植,摆脱每天要打胰岛素的困境。她回想那天清晨,接到配对成功的电话,心情雀跃、感动,感谢捐赠者的无私大爱,让她有机会重获新生。

若竹说,手术重生后,她帮自己取了「若竹」这个小名,希望自己就像竹子一样勇敢坚强、不怕艰难,成为有内涵的人。

不少人对器捐有疑虑,甚至害怕,若竹说,对捐赠者和他们家属来说,捐出器官是最难的决定,但对接受的患者,就像重生的婴儿,获得面对未来人生的机会和勇气。

身体里有自己、妈妈和捐赠者大爱的器官,若竹说,「就像身体里有3个生命,以后一定要更加爱惜」。

北荣一般外科主任石宜铭受访表示,血糖控制不好对肾造成很大的损害,在美国,有8成患者是胰脏、肾脏同时移植,因为胰脏若有问题,最后一定会累及肾脏,如果只有换肾,日后仍可能会需要洗肾。不过,台湾等待洗肾的人很多,常要等很久的时间,若要一起换可能要等更久,相关的观念还有待推广。

我愿意帮你排iPhone,那你愿意帮我活下去吗?亲人才没说要「留全尸」!5张图看香港器官捐赠率不升的真正原因15岁终身洗肾、父亲出车祸、母亲淋巴癌─徐凡甘:「我仍然无比幸福」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